如何评价栗田健男在莱特湾海战中的表现?

提不上惊艳,也算不上不入流,换任何一个指挥官来(除了哈尔西!),其表示都不会比栗田强到哪里去,简略而言,就是中规中矩。

实际上,所谓的“捷”字作战打算本身就是天方夜谭,在航空母舰已经无可争议的成为海战之王的1944年,日军大本营还天方夜谭的指望着依附战列舰来挽回颓势,这不是贻笑慷慨是什么?

还有所谓的“逃之栗田”,这个更是无稽之谈。实际上在24号下午,美军就已经完成登陆作战,人员物质已经全体上岸,而栗田舰队直到25号凌晨才抵达莱特湾邻近海域。就算栗田下令突入莱特湾,炮轰登陆场,又能对登陆军队造成多大的丧失呢?能禁止美军的登陆举动吗?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后来者的视角,是事后诸葛亮。

那好,我们来看看当事人是怎么对待这场战斗的。

在栗田舰队抵达莱特湾邻近海域之初,双便利很快发明了对方,对于美军来说,这无疑是一场灾害,因为主力军队(哈尔西的TF38和李的战列舰编队)早已北上对付作为钓饵的小泽舰队,登陆场邻近只有三支以护航航母为核心的分遣舰队,即塔菲一、塔菲二、塔菲三。而实际上,当时塔菲一和塔菲二相对遥远,萨马岛邻近只有塔菲三这一支实力弱小的舰队。

而日军这边却犯下了一个过错,那就日军瞭望员错将塔菲三号断定为了哈尔西的主力舰队。这让栗田高兴不已,为了防止“哈尔西的主力舰队”的舰队航母依附高航速快速脱离战场,不久后他下达了全军突击的命令。

而塔菲三号那些由商船改装的护航航母最高航速不过21节,基本无力解脱日军舰队的追击,不得已之下,塔菲三号司令斯普拉格将军命令麾下仅有的4艘弗莱彻级驱赶舰断后,阻拦日军舰队的追击。而正是这一命令,成绩了莱特湾海战的赫赫威名。

驱赶舰约翰斯顿号在舰长埃文斯的率领下带头冲锋,刚一接战便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战果,重巡熊野号被重创,而几乎在同时,护航舰队的舰载机也取得了战果,铃谷号重巡也受创,失去了战役力。然而弗莱彻级究竟这只是一艘驱赶舰,在面对以战列舰与重巡为主力的日军舰队时也很快陷入绝境。但埃文斯中校不是一个人!对!他不是一个人在战役,友舰‘霍尔’‘赫尔曼’‘塞缪尔罗伯茨’号相继赶到,并投入战役。赫尔曼号趁机向金刚和榛名发射了6枚鱼雷,并释放烟雾后退却。日舰纷纭规避。此时,栗田不得不越级下令旗舰‘大和’左转舵,而后面的‘长门’也不明本相的跟着“大和”左转,这一行动导致两舰在接下来的十分钟内毫无作为,一来一回等于白白挥霍了20分钟的时光。但很快,霍尔号也陷入了不妙的地步,但此时,饱受重创的约翰斯顿号却依旧没有战沉,依然坚持着17节的航速,并在埃文斯的命令下以舰炮声援受伤的霍尔号,以及后面的赫尔曼号和罗伯茨号。

到了此时,塔菲三号的4艘驱赶舰已经拖住了栗田舰队整整一个小时,并重创多艘敌舰。再加下来的一个小时内,塔菲三号中几艘战力更为单薄的护航驱赶舰投入战役,再次拖住栗田一个小时。

当然,这个进程中我们 也不能疏忽美军舰载航空兵的贡献,实际上,如果没有他们的勇敢奋战,塔菲三号不可能拖住栗田两个多小时。要知道,当时战况极为剧烈,海航的小伙子们基本管不上自己飞机上的弹药到底是对陆的还是对海的,只要是炸弹,丢上去就行。甚至于一些鱼雷机基本来不及装上鱼雷就升空了,靠航空机枪扫射日舰,一些机灵的飞翔员,在没有鱼雷的情形下依旧打开弹仓,伪装投弹,以此恫吓日舰。

到这时,栗田早已回过味来了,究竟已经打了这么久,他既不是瞎子更不是傻子,这基本就不是所谓的“哈尔西的主力舰队”。而这时他面临着什么?解决一个塔菲三就已经费了老牛鼻子的劲儿,更不要提正火速驰援而来的塔菲二和塔菲一。更何况他也清楚,小泽的钓饵舰队恐怕已经凶多吉少,哈尔西已经腾出手来要解决他了,至于南面的西村舰队,早就已经大破了。

每拖延一分钟,自己的处境就越危险,此时不撤,更待何时?撤了还能保存一些实力,不撤,只会葬送蝗国的未来。实际上,解决塔菲三号后,栗田曾一度集结舰队盘算持续想莱特湾进发,但最终还是决议废弃,下达了退却命令。

而后来的战役也证明了这一点,在退却进程中,美军紧咬着栗田不放,结合舰队的最后一点实力,也在美军的不断撕咬中逐渐破败。到最后,只剩一艘大和还坚持着战役力。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不经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在36小时内删除★。
本文链接:http://shifangji.net.cn/402.html

最后编辑于:2021-07-16作者:admin

上一篇:
上一篇: